Hot News / 热点新闻
2018 - 07 - 05
点击次数: 0
doi.org/10.1038/s41586-018-0162-7基于20年的深入研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T Southwestern)自噬研究中心的主任Beth Levine和团队已经明确:细胞自噬可以延长寿命、改善健康。他们以小鼠为模型发现,自噬水平提高的小鼠寿命更长、更健康。“具体来说,它们的寿命延长了约10%,且不太可能发生与年龄相关的自发性癌症、心脏病等疾病。”Beth Lev...
2018 - 06 - 29
点击次数: 0
Cell杂志发文称,科学家已发现3个几乎相同的基因可以帮助解释人类早期祖先的0.5升灰质是如何成为1.4升器官的,这一进化使得人类这一物种是如此成功和独特。另外,新发现的基因帮助解释了大脑发育有时是如何出错并导致神经系统紊乱的。DOI: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18.03.051这一新发现的明星家族——NOTCH2NL,在大脑皮质发育过程中表达,负责促进神...
010-62929079
—————服务热线
xiej@lightace.com.cn
电话号码:010-62929079
图文传真:010-62929277
北京市海淀区安宁庄东路23号银燕大厦D区二层201室
我们的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8:30-17:30

研究或揭示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基础

日期: 2017-12-19
264

 研究或揭示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基础

有关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就已开展,人们认为影响男性性取向的基因可能存在于8号染色体和X染色体上。 

 

人们通常以性染色体组合(XX或XY)作为大多数人性取向和性行为的预测因素,但在人群中变异是稳定存在的,例如3-4%的男性自我评价为同性恋,还有部分男性自我评价为双性恋。尽管性取向的生物学机制仍然未知,有证据表明遗传因素和环境条件都可对其产生影响。

 

有关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就已开展,主要研究方法包括家系研究、双生子研究和连锁分析。

 

早先有研究人员对男性同性恋进行了家系分析,发现男同性恋者的兄弟中有10%为同性恋,明显高于3%这一男性同性恋的基本发生率,提示同性恋具有一定的遗传基础;还有研究人员通过比较男性同性恋和男性异性恋的家系发现,男性同性恋的母系亲属中男性同性恋发生率高于父系,提示相关影响因素可能位于X染色体上。

 

在家系分析的同时,研究人员进一步进行了双生子研究来探索这个性状的遗传特性。因为同卵双胞胎具有完全相同的遗传信息,而异卵双胞胎基因相同的概率为50%。他们的生长环境相似,可以较大程度地减少环境的影响。在一项对756对双胞胎的研究中发现,同卵双胞胎约有31.6%同时为同性恋,而异卵双胞胎中仅有8.3%。拥有同样遗传信息的同卵双胞胎性取向一致率明显高于异卵双胞胎。由此,研究人员认为性取向有一定的遗传特性。

 

家系研究和双生子研究可以反映性取向有遗传性质,但具体的基因位点则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Dean Harmer曾对114个家庭的男同性恋者进行DNA连锁分析,并探究X染色体的基因多态性,他发现Xq28区域可能有影响性取向的基因,同时,携带此基因的女性生育能力更强。此结论在随后的研究中得到证实,有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同性恋相关基因能在进化中幸存的原因。

 

然而一直以来,针对男性性取向的基因相关性研究数量并不多,且已有研究的样本容量较小。基于现有研究,人们认为影响男性性取向的基因可能存在于8号染色体和染色体Xq28区域,具体的基因位点及生理学机制仍未被证实。有后续研究表明,这些基因对于男性同性恋的形成并未起到决定性作用。

 

2017年10月,Scientific Report发表了一篇论文,首次针对人类男性性取向进行了全基因组关联 (GWAS)研究。研究结果显示,一些基因区域与男性的性取向有潜在关联,但是文章作者Alan Sanders强调其间的联系还只是一种猜测。

 

Alan Sanders来自北岸大学健康系统学研究所,是一位研究行为遗传学方面的专家。 Sanders及同事开展了一项有1109名同性恋男性和1231名异性恋男性参与的男性性取向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其中参与者大多为欧洲裔。此研究以参与者自己报告的性取向和性感觉作为评价,并对参与者的血液和唾液样本进行基因组分析。

 

 “因为性是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人类个体和社会而言,了解人类性取向的形成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Sanders说,“这项研究的目的是寻找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基础,对我们认识性取向的生物学机制提供线索。希望后续有更多的研究可以阐明遗传因素在性取向形成中的角色”。

 

Sanders团队发现一些区域内的多个单核苷酸多态性(SNP,DNA中单个核苷酸的变异)在两组人群间差异显著,其中最突出的SNP位于13和14号染色体上,可能在性取向相关基因的附近。  

 

研究人员发现了两个有显著差异的基因位点。第一个单核苷酸多态性(SNP)位点在13号染色体上,位于SLITRK6基因和SLITRK5基因之间。SLITRK6是一个神经发育基因,主要在间脑表达,此前有报道表明,在性取向不同的男性中,间脑中的一个区域大小也有所不同。 

研究或揭示男性性取向的遗传学基础

男性性取向全基因组关联研究的曼哈顿图。图中每个点对应一个 SNP,x 轴是 SNP 在基因组中的位置,y 轴表示显著性,点越高越显著。

 

另一个显著变化位于14号染色体促甲状腺激素受体(TSHR)基因的周围区域。TSHR基因内含子1的遗传变异或许可以解释过去发现的甲状腺功能异常和男性同性恋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在甲状腺疾病、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Graves’ disease)病患者以及男同性恋的母亲的样本中,都发现了X染色体的异常失活。从目前的研究结论来看,男性的甲状腺功能和性取向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此研究在基因组层面发现了两个差异显著的单核苷酸多态性位点,让人们关注到了与性取向密切相关的SLITRK6和TSHR基因。这两个基因及其周围或许存在能够影响性取向的基因,但这仅仅是推测,具体的机制仍是未知的。

 

作者表示,他们研究中所使用的样本规模仍然较小、只关注男性同性恋且样本集中在欧洲裔人群,这些都是此研究的局限之处。

 

来自美国西北大学的心理学家Michael Bailey曾说,“我们发现了基因影响男性性取向的证据,但它们并不能作为决定性因素,环境的影响仍是不可忽略的”。基因可能是性取向的影响因素之一,但其他许多因素可能发挥着更大的作用,比如胎儿所处子宫的激素水平。

 

 “当人们说同性恋基因时,他们是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影响性取向的肯定不止一个基因,而遗传学仅仅是影响因素之一”,Sanders补充道, “了解性取向的起源可以让我们对性动机、性识别、性认同和性别差异有更多的了解,这个研究以及随后的工作会帮助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撰文 杨珂

审校 王妍琳

 

文章来源:环球科学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7 - 05
doi.org/10.1038/s41586-018-0162-7基于20年的深入研究,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T Southwestern)自噬研究中心的主任Beth Levine和团队已经明确:细胞自噬可以延长寿命、改善健康。他们以小鼠为模型发现,自噬水平提高的小鼠寿命更长、更健康。“具体来说,它们的寿命延长了约10%,且不太可能发生与年龄相关的自发性癌症、心脏病等疾病。”Beth Levine表示道。细胞自噬自噬是一种保护机制。当细胞内出现衰老的蛋白质、损坏的细胞器等废弃物时,自噬囊泡会将它们包裹并送至溶酶体中进行降解并得以循环利用,从而确保细胞本身的代谢需求和某些细胞器的更新。细胞自噬过程(图片来源:华威大学)20年前,Beth Levine和同事发现了自噬生物学过程中的一个关键基因beclin 1。他们还发现,自噬对于健康而言必不可少,例如预防神经衰退性疾病、对抗癌症和感染。...
2018 - 06 - 29
Cell杂志发文称,科学家已发现3个几乎相同的基因可以帮助解释人类早期祖先的0.5升灰质是如何成为1.4升器官的,这一进化使得人类这一物种是如此成功和独特。另外,新发现的基因帮助解释了大脑发育有时是如何出错并导致神经系统紊乱的。DOI: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18.03.051这一新发现的明星家族——NOTCH2NL,在大脑皮质发育过程中表达,负责促进神经祖细胞更新,从而产生更多的神经元。NOTCH2NL本身是NOTCH基因家族的一个分支,后者负责调控所有生物(从过引导鲸鱼)的发育时间。但是,5月31日发表在Cell上的两项研究显示,在最近的进化史中,发生了一系列“基因事故”,在人类身上产生了4个非常密切相关的NOTCH2NL基因。“这些基因是一个古老的发育基因的后代,在进化过程中不断复制和改变,从而加入与人脑扩大有关的DNA名单中。”耶鲁大学进...
2018 - 06 - 22
对创伤经历的回忆会导致精神健康问题,如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会破坏一个人的生活。据估计,当前将近三分之一的人会在他们生命中的某个时刻遭受恐惧或应激相关的障碍。如今,一项新的研究在细胞水平展示了一种疗法如何能够治疗长期的创伤记忆。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8年6月15日的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Reactivation of recall-induced neurons contributes to remote fear memory attenuation”。论文通信作者、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教授Johannes Gräff说,“我们的研究结果首次揭示了让成功治疗创伤记忆变得可能的过程。” 在治疗创伤记忆领域,对恐惧衰减(fear attenuation)是否涉及通过新的安全记忆痕迹(memory trace of safety)或将原始的...
2018 - 06 - 14
2018年6月13日讯 /生物谷BIOON/ --阿尔茨海默氏症(AD)一直是新药研发的重灾区,该领域研发失败率高达99.6%。过去几年,包括礼来、阿斯利康、强生、辉瑞、罗氏在内的制药巨头投资达数十亿美元之巨的多个单抗药物均在III期临床惨遭失败,为该领域的投资前景蒙上了厚厚的阴云。之后,另一个很有前途的新药类别——BACE抑制剂,成功取代抗体药物站在了AD研发的舞台中央。然而,BACE抑制剂似乎也不大可能打破魔咒,正在追随着单抗药物的步伐。去年情人节当天,BACE抑制剂领域的领头羊——默沙东宣布终止verubecestat治疗轻至中度AD的大型III期研究EPOCH(protocol 017);今年情人节前一天,默沙东再次宣布终止verubecestat治疗前驱期AD的大型III期研究APECS(protocol 019)。这也意味着,verubecestat治疗AD的III期临床项目已...
地址:中国·北京·海淀区·安宁庄东路23号银燕大厦D座2层201室
电话:010-62929079
Copyright@ 2015-2016 北京照生行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京ICP备10012095号-2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